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34章 中计

第34章 中计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三十四章:中计

    方城,慕容渊沉声问:“还是没有联络到温砌吗?”

    太子慕容若说:“如今渔阳以西至小蓟城皆在慕容炎手中,我们与宿邺城联络极为不便。一时之间,还没有消息传回来。”

    慕容渊看向一旁的藏天齐,说:“藏剑山庄高手如云,就没有人能潜入宿邺传个信吗?”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草民这就派大弟子藏宵前往宿邺送信。”慕容渊点点头,说:“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刚要答话,外面有人进来,跪拜行礼道:“陛下、太子殿下,藏剑山庄有书信需要交呈藏庄主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上前接过书信,拆开一阅,是藏歌发给他的信件。上面除了禀告一些山庄事务之外,更提到了一个叫颜妍的姑娘。字里行间,显露出求娶之意。

    藏天齐摇摇头,将书信收好。

    慕容渊问:“可是庄中有事?”

    藏天齐忙回禀道:“并无他事,只是犬子看中了一个姑娘。如今叛党作乱,他竟还有如此儿女情长的心思。藏某家门不幸。”话虽然这么说,却也并无太多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毕竟藏歌也到了应该成婚的年纪,何况藏锋失踪多日毫无消息,定是凶多吉少了。他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子,能够开枝散叶,当然是好事。

    慕容渊看了看他的神色,也知道他的意思。他突然说:“说起来,你次子藏歌也着实是一表人材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对两个儿子还是不错的,虽然藏歌从小练功不如藏锋刻苦,但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偏向。如今听见慕容渊这样说,立刻道:“陛下过奖,犬子顽劣,如今仍少不更时。”

    慕容渊说:“孤王的公主姝儿,今年正好十五,与令郎倒是年岁相当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微怔,这意思是……

    慕容渊转头,说:“来人,请公主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有小黄门领旨,不一会儿,公主慕容姝已经过来。虽逢乱时,她倒仍是步履婀娜、仪态万方。慕容渊说:“如何,孤王这公主,可还配得上令郎?”

    藏天齐吃了一惊,一直以来,藏剑山庄虽然是武林世家,却也是草莽枭雄。几时能得求聚公主这样的荣幸?

    但今时今日又有不同,慕容渊正是势微之时,亦是藏剑山庄将得重用之际。他略略沉吟,虽然如今慕容炎看来势如破竹,但是温砌一旦得以抽身,他立刻就会陷入劣势。

    他微微抿唇,说:“公主天人之姿,草民只担心犬子粗野,配不上公主金枝玉叶。”

    慕容渊哈哈一笑,说:“藏爱卿过谦了,既然如此,明日孤王便让王后下旨,为公主和藏歌赐婚。你与王后本就是堂兄妹,如此一来,与孤王也是亲上加亲了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跪地:“草民谢主隆恩!”

    当天夜里,藏天齐修书命人急传藏剑山庄,一口否决了藏歌准备迎娶冷非颜的事。

    藏歌惊住,尚来不及细问,第二天便有王后懿旨传来,为他和公主慕容姝赐婚。藏歌跪在地上,如闻惊雷。还是母亲谢氏再三示意,他才接旨。

    他展开懿旨,见其无误,转身对母亲谢氏说:“娘,我要去一趟方城。”

    谢氏说:“你不乐意这门亲事?”

    藏歌怒道:“父亲明明收到我的书信,怎么可以做如此荒唐的决定?”

    谢氏叹了口气,说:“孩子,如今陛下被困方城,正是需要你爹的时候。若是在以前,我们这样的江湖人,想要迎娶公主,岂非是痴人说梦?”

    藏歌说:“我绝不会迎娶什么公主,母亲,儿子已……已有心上人。我明日将她接过来,你会喜欢她的。”

    谢氏说:“藏歌!你哥哥如今音讯全无,母亲一直希望他平安无事。可母亲也知道,这不过是自己安慰自己罢了!如今藏剑山庄的重担,只有交到你手上。可是论武功,你不如你哥。伊庐山端木家族的剑法你可有见识过?如果将来,没有朝廷的扶持,单凭你自己,是不是能让藏剑山庄继续今日的荣光?!”

    藏歌愣住,谢氏说:“母亲知道,我儿子看上的姑娘一定很好很好。可是现如今已不再是你能任性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藏歌转过头,轻声说:“母亲,我会苦练武功,我不需要谁来扶持我。”

    谢氏目光慈祥中透中一点悲伤,说:“藏歌,端木家族的端木柔,如果假以时日,连你爹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藏歌怔住,谢氏说:“他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吧,孩子,你爹的为人你不知道吗?这些年几时又强迫你做过什么你不愿意的事?如果不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藏歌说:“可是……可是我已经应允了另一个人,母亲,我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谢氏说:“公主下嫁,是藏剑山庄的大喜事。但是这并不会影响你的爱情,若是能养在庄外,我想公主也不会追究。”

    藏歌再不想说什么,大步走出来。他在冷非颜的院子外徘徊许久,等到终于下定决心推门入内,却见房中空无一人。他叫来下人查问,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下落。

    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冷非颜回到燕子巢,巫蛊就没什么好脸色:“你还知道回来!”

    冷非颜嘻皮笑脸:“这说的什么话,我就是在外面玩玩,不回来还能去哪?”

    巫蛊怒道:“我还以为你被那个藏二公子迷得神昏颠倒,连燕子巢的大门往哪边开也不记得了呢!”

    也难怪他发怒,自从有了他,冷非颜就是个甩手掌柜,经常三天打渔两天晒网。这次更过分,直接跟藏歌走了。

    冷非颜被他训得跟孙子似的,也不恼,笑着说:“哪能呢!我就是忘了燕子巢的大门,也总得记得你呀!”说着话就挑了挑巫蛊的下巴。巫蛊脸都青了:“你可知藏剑山庄是什么地方!那也是能随便玩乐的?”

    冷非颜不耐烦了:“行了行了,还没完没了了。藏天齐那边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巫蛊说:“我们的人在盘龙谷发现一个人,疑似藏剑山庄的藏宵。他应该是抄南山山脉的小道,要前往宿邺城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点头:“把人杀掉,仔细搜查他身上,看看有无书信。”

    巫蛊冷哼:“你与那藏二公子缠缠绵绵、卿卿我我,对他师兄倒是毫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叹了口气:“巫蛊,你这样的口气,真让我怀疑你是在吃醋。藏歌那样的人,玩玩也就罢了,难道我还能跟他双宿双栖不成?私不废公,我是个有原则的人。”

    巫蛊听到那句“玩玩也就罢了”,额头上青筋都要爆出来:“方城传回消息,你那小情人打算迎娶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突然伸手,拔出他腰间的弯刀。巫蛊后退了一步,问:“你要干什么?”冷非颜抽出那把刀,指腹细细辗磨,说:“你看,这把刀你用过,但这并不妨碍我再用,对吧?”

    巫蛊瞪她,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冷非说:“所以他娶不娶公主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巫蛊气得,当即一声怒吼:“冷非颜,你到底哪里像是个女人?!”

    冷非颜笑弯了腰,弯刀在她手上旋转出一道漂亮的残影,眨眼间已□□他腰间刀鞘里。她蓦然回首,红唇似火,双瞳如星,她眯着眼睛,给了他一记秋波。那一刻妩媚入骨,世间风情皆化乌有。巫蛊如遭电击,直到她走出很远,他仍然未能回神。

    左苍狼来找冷非颜的时候,冷非颜正在练功,见她进来,说:“陪我过几招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在旁边草地上抱膝而坐,说:“不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瞪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不想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切了一声,也不练功了,扯了汗巾一边擦汗一边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想知道,此时刺杀慕容渊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冷非颜一怔,说:“藏天齐一直不离他左右,你没见过这个人,也该见过藏锋。藏锋的身手不及他老子一半。我们得手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其实也知道是这个结果,当下不再说话。冷非颜陪她坐下,过了一阵才问:“主上吩咐的?”

    左苍狼摇头,问:“如果一定要这么做,最好的办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冷非颜说:“伊庐山有个端木家,你知道吧?”左苍狼摇摇头,她对江湖中事,知道得不多。冷非颜说:“也是个剑神级别的家族,不过名声在藏剑山庄之下。如果能找到他们的人,跟燕楼的人一起动手,应该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眉头紧皱,说:“不。”她回绝得如此果断,冷非颜有些意外。左苍狼说:“现在主上已经登基,他在江湖之上必须培养一把自己的剑。燕子巢就是这把剑。将来一旦端木家族为他所用,燕子巢就将不再重要。你记住,不管遇到什么事,绝不能和端木家族或者任何江湖势力合作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沉默,复又微笑,说:“那我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摇头:“我再想办法,刺杀原本也不是什么好计划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离开,巫蛊这才进来,说:“藏宵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很意外:“折损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巫蛊说:“血鹰组十二人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说:“全部?”

    巫蛊点头,冷非颜眉头紧皱,如果这个藏宵都这么厉害,这时候去方城刺杀慕容渊就是送死。她急令人送信给左苍狼,但是左苍狼没有收到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她乔装出了晋阳城,一路潜入方城。

    当天方城守备森严,与渔阳几乎毫无来往。左苍狼从益水支流一路潜水而行,游到护城河。等到天色快亮的时候,几乎脱力。河边蓬蒿没腰,她坐在杂草之间大口喘气。来之前仔细研究了一番地形图,从护城河的排水口可以通到这座城池很多地方。

    慕容渊现在居住的行辕便是其实之一。

    地图似乎就在她脑海中,她潜入水下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慕容炎在第二天才发现左苍狼不见了,派人去到南清宫,找到她的留书。慕容炎看完之后,将信纸揉成一团。王允昭见他手上青筋突显,一句话也没敢多问。

    半晌,慕容炎似乎是控制了情绪,说:“她去方城刺杀父王了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大惊:“可……如今正值战时,陛……燕王岂会没有防备啊!”

    慕容炎冷笑,说:“她为了温砌,可真是尽心尽力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问:“陛下,是否派人去追?”

    慕容炎猛然一拍桌子,震得笔砚皆跳将起来:“追什么追!!”

    王允昭吓了一跳,从来也未曾见过他如此动怒,登时不敢多话。过了一阵,慕容炎说:“叫封平过来。”

    方城,慕容渊暂居的行辕一片安静。左苍狼背着弓,悄无声息地翻跃屋脊,查找慕容渊的位置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