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33章 凤印

第33章 凤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三十三章:凤印

    沐青邪死后,拜玉教对慕容渊的敌对情绪到达顶点。慕容炎趁机派甘孝儒前往姑射山进行安抚,然而拜玉教对慕容氏的信任已经降至谷底。阿绯虽然勉强答应留在姑射山,对王朝的态度却十分消极。

    慕容炎也不在意,一面拨了兵士对姑射山的拜玉教进行保护,一面暗中指示杨涟亭收容伤兵。杨涟亭在姑射山下设了一个收容营,收容所有因战伤失去战斗能力、却又无家可归的兵士。

    一些百姓也纷纷送去衣物、粮食等,山下的收容营很快就收容了近千人。这千余人,对杨涟亭自然是感恩戴德,而朝廷一时之间没有其他任用,他们当然就等于留在姑射山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慢慢地融入拜玉教教众之中。

    因着拜玉教的叛离,慕容渊的形势急转直下,斗然陷入尴尬之地。

    温砌心急如焚,但是西靖战事一战数月,他根本无法抽身。随着西靖援军源源不断地到来,他的压力越来越大。左苍狼从渔阳赶回晋阳,已经是十月底。她行至晋阳城外,看见古拙厚重的城头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尽管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,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。那是今生今世她唯一不会错认的人,哪怕在千军万马之中,万箭齐发、水淹火攻,如画江山不及他一个回眸。

    她在城门下马,疾步上了城头:“主上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慕容炎背东而立,说:“过来,陪我走走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缓缓走近他,战后的古墙被烟薰火燎,随处可见血与火留下的残痕。日近黄昏,天光渐暗,巍巍古墙如同一副古旧却浑厚的画卷。他站在古墙之上,面朝万里河里,衣袂翻卷、发丝飞扬,如同锦诗两行。

    “今日朝上,薜成景一党同意我暂代燕王位,行天子事。”他缓缓说。左苍狼跪倒在地:“恭喜主上……不,恭喜陛下!”

    慕容炎淡笑一声,说:“起来吧。”顿了一顿,他问:“这次,你在渔阳,可有见到她?”

    左苍狼微怔,蓦然想起这个“她”是指谁,说:“主上恕罪,我们出兵仓促,燕王和太子在我们进城之后就出逃,属下虽然一路追击,却并未见到姜姑娘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静默地望着长空,但见漫天落霞:“不怪你。但今日经过彰文殿,想起一些旧事。阿左,我突然有点想她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没有说话,她知道慕容炎并不需要什么回答。他说他有点想她,但能宣之于口的思念,又怎么会只是有点呢?她俯瞰城外,只见山脉延绵、满地秋花。

    心上人在身边,身边人在天涯。思念是不可告人的虚妄,风声不可达。

    十一月初六,正是难得一遇的黄道吉日。

    慕容炎在晋阳登基,号代王,称代父摄政。薜成景与甘孝儒站在他身后,陪他同祭天地。左苍狼站在朝臣中间,看他玄衣纁裳、冕冠垂旒,白罗大带、黄蔽膝,十二纹章衬出一个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慕容炎登基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封甘孝儒为右丞相,并下诏废黜太子,废除李氏后位,贬二人为庶民。同时再度向慕容渊修书,称其只要他诛杀妖后,废除太子,自己愿随时还政于他。

    慕容渊气得当场撕毁书信,将桌上砚台摔得四分五裂,溅了身边诸人一身朱墨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慕容炎正式从潜翼君府迁居燕王宫。新王登基,大赦天下,并且减租免税,一时之间,晋阳以西至小蓟城,居然也沾了几分喜气。

    宫宴之后,左苍狼跟许琅一起准备离开

    。王允昭特地来寻她,说:“少君,陛下有令,让您暂时住在南清宫,等忙完之后,再另赐府邸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眉头微皱,说:“如今我毕竟是外臣,留宿宫中也多有不便……”她就是不喜欢宫中这繁文缛节。

    王允昭说:“少君,君令不可违啊。何况南清宫本就是外臣留宿之所,以前温帅在的时候,也是经常宿于宫中的,不打紧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这才道:“微臣领旨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派了内侍带她前往南清宫,他如今任中常侍,宫中人手不足,几乎一应事务都由他调配,倒成了大忙人。

    左苍狼跟着小黄门前往南清宫,问:“宫中为何如此冷清?”

    小黄门挑着灯笼走在前面,倒是非常恭敬:“回大人话,宫中旧人都被清退,如今全是刚刚入宫的新人。小的也是堪堪入宫没几天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点点头,毕竟慕容渊在位二十几年,宫中受他恩惠者想必不在少数。慕容炎当然不会信任这批人。

    一路行至南清宫,但见锦幔纱纬、楼阁错落。一应器具皆换是她在慕容炎府上喜好的风格。左苍狼倒是领了这份情,对小黄门说:“转告王总管,他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慕容炎从外面进来,说:“看来,这里的布置还算是合你心意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赶紧下跪行礼,慕容炎将她扶起来,小黄门头也没敢抬,默默退下。

    慕容炎携她在案几边坐下,说:“今日诸事繁多,倒是没顾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属下又不是小孩,主上顾我作甚。”她一改不过口,没法将他当作燕王。

    慕容炎当然不会在意,说:“我倒是有意在朝里给你寻个位置,但是你毕竟年纪轻,又是女儿身,权位太高不能服众。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?”

    左苍狼给他倒了茶,说:“官阶高低,属下并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我知道,但是品级太低,会让你处处受制于人,反而不利。”左苍狼不说话了,慕容炎略略沉吟,说:“我打算给你一个四品校尉之职,以后慢慢升迁吧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问:“封平是什么职务?反正我见他不跪啊。”少女娇憨一时展露无疑,慕容炎失笑,说:“好好好,明天把一个东西借给你玩,让你暂时见了谁都不跪。”

    许是话语之间隐隐露了几分宠溺,两个人视线交错,俱都有一瞬静默。目光一触即分,气氛突然有些尴尬。左苍狼说:“时候不早,主上……陛下今日甚是辛苦,不如早些回宫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应了一声:“记得明日早朝。”说完,复又笑,“这朝中需要孤亲自提醒早朝的,也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将他送出南清宫,那夜月光雪白,王允昭上前为他披上黑色绣金的披风。他走出几步,复又回头,笑道:“回去啊,你在风口上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左苍狼这才起身,看他渐行渐远,颀长身姿没入扶疏花木之中。再回神,视线成空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左苍狼刚刚起床,已有宫女进来服侍。她不习惯别人伺候,自己整饬衣饰。待上了朝,诸人的目光都看向她。她是慕容炎的心腹,朝中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毕竟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,哪怕是略有战功,如果连她也要身居高位,那可真是鸡犬升天了。

    薜成景一党的目光几乎粘在了她身上

    。

    倒是甘孝儒笑着上前,跟她打招呼:“左参军,你的位置在这边。”他老成,知道左苍狼对朝中礼仪不熟,细节方面均指点照顾。毕竟是慕容炎的心腹,慕容炎对她的倚重,他怎么会看不出来?这个女孩不管将来身居何职,都不可轻视。

    左苍狼对他道了声谢,到武官之列自己的位置站好。慕容炎临朝,那王位真是离得太远,即使是抬起头,也只能看见君王模糊的容颜。何况在朝中,仰面视君也是一项大罪。

    左苍狼低着头没有乱看,慕容炎对朝中文武均有封赏,特别重用了许琅和挛鞮雕陶凮皋,封平领了禁军统领一职,周信也开始展露头角。临到左苍狼的时候,慕容炎果然封了她一个四品校尉。

    薜成景一党仍然有异议,毕竟女子为武官,在各朝各代也是凤毛麟角之事,何况她这样的年纪。但是毕竟她在灰叶原一役中,当居首功,若当真只是封个校尉,在动不动就是一品大员的朝中也是人微言轻,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是以薜成景一党虽然不满,却并未到激愤之地。再加上甘孝儒一党的极力支持,这事终于也算是尘埃落定。然而随即,慕容炎却做了一件更让人意外的事,他说:“如今孤初登王位,后宫无主,也暂无遴选妃嫔之意。孤意,暂时将凤印交由左校尉,由她协助王允昭,打理宫闱琐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群臣都炸了锅。薜成景先说:“陛下!王后印绶何等尊贵,岂能不清不白地赐予一个外臣掌管?此事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啊!”

    御史大夫梁成思也道:“陛下,薜丞相此言有理。左校尉乃四品武官,掌王后印绶,简直就是荒唐至极,请陛下收回成命!”

    慕容炎看了一眼甘孝儒,甘孝儒也正在震惊之中。但是一见慕容炎的眼神,他赶紧出列道:“诸位大人言过了吧,陛下不过是觉得左校尉心思机敏、处事周到,让她暂时协助打理一下后宫而已。难道宫中无王后,宫女就不用管理了?公主嫁娶之事就暂缓到陛下册后之后再议吗?”

    薜成景怒道:“自古以来,礼法有度!哪朝哪代,凤印可以交由外臣武官掌管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