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31章 巫蛊

第31章 巫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三十一章:巫蛊

    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夜间的灰叶原,即使是夏天气温仍然极低。周围再无人声,西靖的兵士并没有追来。左苍狼觉得隐在泥潭中的双腿开始麻木。她每试图移动一点,下沉的速度就更快。几次之后,她完全放弃。

    耳边有陌生的虫鸣,她望着夜空发呆。

    突然黑暗中有人朗声道:“你倒是清闲自在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回过头,就见慕容炎远远站在泥潭之外,垂手而立,身姿笔挺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就放松下来,摊了摊手:“这……也不是我自己愿意的啊!”

    慕容炎失笑,站在旁边看了一阵,左苍狼说:“主上,您觉得属下最近表现如何?”

    慕容炎挑眉,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左苍狼终于急道:“如果你觉得还可以,快救救我呀,我快沉下去了!”

    慕容炎笑得直不起腰,笑完之后,他查看了一下地形,随即开始脱衣服。左苍狼说:“主上,你……不是打算下来陪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炎不理她,将披风、外袍俱都脱下来,撕成条,结成绳,一端牢牢捆在附近的巨石上,一端远远地抛给她。左苍狼抓着那根布条,一点一点往前挪动。

    寒月如刀,星星一下一下地眨着眼睛,慕容炎就站在岸边,身上只着白色中衣。偶尔左苍狼爬不动了,只要抬头看他一眼,便又充满力量。她使出吃奶的劲儿,终于极其缓慢地爬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慕容炎本来要伸手去拉她,但一见她一手黑泥,又收回了手。左苍狼爬上来,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了。更糟糕的是,她双腿都已经冻木了。

    她趴在棘芨丛下**,慕容炎说:“能坚持走出三里路吗?”

    左苍狼努力爬起来,慕容炎见她真是站不稳的样子,只好靠近一点,让她倚在自己左肩。左苍狼紧紧倚靠着他,吃力前行。喉咙有些干痛,她勉强问:“西靖人不会追来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非颜会引开他们,我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。走不出这里,早晚被追上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点点头,方才在泥潭里被毒虫叮咬得不行,如今身上一会儿疼一会痒,还有箭矢擦破的皮外伤。她顾不了这么多,只是一步一步前行。等到终于走出沼泽,已经是下半夜。

    白狼河就在眼前,左苍狼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进了水面,洗去一身黑泥。她简直是忍不住要被这泥的怪味薰晕了。等到洗得差不多了,她一转头,看见慕容炎也在水里,一向极重仪表的他此时长发披散,身上仅着中衣,衣、发俱湿,紧紧地贴在身上。隔着河边的芦苇,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俱都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情景,用丧家之犬形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笑完之后,慕容炎说:“小蓟城如今必须防守严密,我们等天亮再入城。”可别千辛万苦躲过了西靖的追兵,最后死在自己人手上。

    左苍狼答应一声,说:“可是非颜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她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胸有成竹,左苍狼便没有再追问。慕容炎绞干湿衣,坐在芦苇丛下,不敢生火,只怕这时候再引来靖军。两个人奔逃了大半夜,又饿又累又困,他倚着河边的岩石小憩。

    凉风透体,寒意彻骨。他突然伸出手,对左苍狼说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茫然地走过去,慕容炎示意她坐下,然后将她的双脚揽进了怀里。左苍狼如被火烫:“主上!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坐好。”左苍狼只好坐好,他复又低声说:“想不到灰叶原的夜晚这么冷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没有说话,他的体温透过湿冷的衣衫如同星火燎原。冷不冷她不知道,只是那寒月疏星相媚好,烟障芦苇不相扰。

    此夜之后,再无良宵。

    第二天,慕容炎跟左苍狼一起进入小蓟城,赶回晋阳。直到回到他府上,左苍狼才真正在床上睡了个好觉。

    王允昭仍然将她安置在以往住的小院里,随后服侍慕容炎沐浴更衣。慕容炎说:“燕子巢那边,除了冷非颜,还有谁能联系上?”

    王允昭微怔,说:“封平可以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头:“让他跟燕子巢联络,如果三天之后,冷非颜不回来,他负责接手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暗惊:“可是冷少君出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慕容炎低头系着衣衫的系带,态度漠然:“说不准,以她的身手,或许有生路。但是她对地形不熟。如果落在西靖人手里,那应该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说:“殿下要不要派个人过去看看?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没等他话说完,慕容炎已经淡淡道:“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下午,左苍狼睡醒,慕容炎命人在水榭备下午饭,周信、封平、许琅皆有列席。周信说:“现如今,主上为杨家翻案,又有力地还击了西靖,民心已有偏向,何不直接登基为王呢?”

    慕容炎略作沉吟,说:“此时登基,总还是免不了逼宫夺位、乱臣贼子的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这时候插了一句嘴,说:“若是主上自封为燕代王,暂代燕王监国,应该无人非议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想了想,说:“得跟薜成景那帮老臣商量。我在朝中没什么亲信,他们还是站在父王那边的。依附于我,只因无奈。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老臣里面,也不是人人都坚定。假如殿下给予的恩宠胜过陛下,这些人真正向着谁倒也难说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看了一眼左苍狼,问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朝中诸臣,属下并不了解。但是如今他们追随主上,在陛下眼中便已是叛臣。他们未曾意识到这一点,但上次陛下油烹信使的事,已经让他们心有余悸。我想如果晓以厉害,他们想必也不会过于反对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如今朝中只有薜成景能服众,但这些话,他必是不肯说的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右丞相姜散宜姜大人已随陛下去了渔阳,如今朝中右相之位空缺。殿下没有亲信,何不培养一名亲信?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头,转头对王允昭说:“传甘孝儒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甘孝儒与姜散宜年纪相仿,原职为朝中三品侍郎。此人为人八面玲珑,一向颇有野心。慕容炎在书房单独召见他,说:“甘大人为官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甘孝儒是很有眼色的,如今慕容炎逼走父兄,独占晋阳,自己可是在他的掌中。他赶紧说:“回二殿下,微臣二十七岁入朝为官,已有十三载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缓缓踱过他身侧,说:“如今朝中,薜丞相年事已高,琐事劳心,只怕力所难及。而右相又随父王去了渔阳,不能理政。朝事繁杂,我担心薜丞相不堪重负。”

    甘孝儒人精一样的人物,一点就透,当即就道:“二殿下何不从朝臣中选取合适的人选,暂代右相一职?”

    慕容炎看着他,缓缓说:“我也正有此意,但还有一为难之处。”

    甘孝儒与他直视,突然觉得那目光中光华灼灼,他竟不敢逼视。他移开目光,心中亦是狂跳。慕容炎话到了这里,他哪还有不明白的意思?

    他咬咬牙,右丞相之职啊,他入朝为官这么多年,就算是在慕容渊手下,多少年能爬上来?

    他心一横,下跪拱手道:“殿下一心为国为民,但是右相任命非燕王不能。如今燕王远在渔阳,朝中不可一日无主。臣……臣……”这一句话出口,日后便是大燕的奸臣罪人。他长吸一口气,毅然道:“臣恳请殿下,为大燕百姓考虑,登基称王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微笑,跟聪明人说话,就是这么省事。他说:“可是其他臣子,未必会这样想。”

    甘孝儒说:“臣在朝中多有故交,臣愿代殿下游说。他们俱是明理之人,想来定会支持殿下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那么,就有劳甘丞相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甘孝儒联络部分朝臣,联名上书,请求慕容炎登基为燕王。薜成景气得浑身发抖,和一部分老臣大骂甘孝儒一党卖主求荣。甘孝儒一党则反斥他们不识时务、墨守成法。

    双方在朝上吵得不可开交,慕容炎冷眼相看。

    整个上午当然也吵不出什么结果来,甘孝儒并不甘心,他在朝为官这么多年,在朝中当然也是有门生故旧的。一下朝,他便将这些人召集到一起,商量下次朝议的辩题。

    慕容炎没有跟他们多说,一下朝便回了自己府上。那时候温砌忙着应付西靖的复仇,渔阳的慕容渊也在召集旧部,一时之间,晋阳、大蓟城、小蓟城倒是平静安稳。

    慕容炎刚刚进到水榭,天上掉下一只大雁。双目被一箭贯穿,箭法精准。慕容炎弯腰捡起来,左苍狼就从桃林间绕了出来:“主上?”一眼看见慕容炎手里提着的大雁,她忙跪下:“属下一时技痒,令主上受惊。请主上降罪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