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30章 被困

第30章 被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三十章:被困

    一顿饭罢,左苍狼出门,叫上许琅,两个人一起点兵前往灰叶原。灰叶原正好与白狼河相邻,地势非常复杂。许琅说:“灰叶原多沼泽流沙,我们带兵前往,风险极大啊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二殿下之前在朝中并无建树,如今晋阳百姓对他还比较陌生。唯一知道的,便是太子强占姜姑娘的事。他需要做几件大快民心的事,奠定自己的民望。你不要看我们现在取得晋阳城,那就是个笑话。一旦温帅发兵,或者是陛下聚集旧部,我们夹在中间,那才是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。”

    许琅说:“这我也知道,可是阿左,你觉得……二殿下真的有胜算吗?”

    左苍狼回过头,在晋阳城门口的火把中,她双瞳生辉,良久说:“有。”

    许琅怔住。

    两个人连夜点兵,横渡益水,益水是白狼河的支流,过了益水再行军,不到十天,就到了白狼河东。而这时候,温砌的先遣军正好抵达晋阳城下。

    晋阳城中兵虚将寡,几乎是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慕容炎站在城墙上,看着城下几万兵马。周信满头大汗,说:“殿下,还是下去吧,一旦交战,我们可谓是毫无胜算啊!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既是如此,我站在城头还是城下,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    周信说:“算起来,阿左姑娘和许琅带兵突袭灰叶原也有十日,怎么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微笑,说:“周信,晋阳城你能守多久?”

    周信面色凝重,看看城内城外,说:“殿下,属下从小跟着容婕妤,娘娘虽然仙去多年,但大恩大德,属下永生不忘。如今晋阳城危在旦夕,但只要属下还有一口气在,属下绝不会让温砌的兵士踏入半步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守一天,能吗?”

    周信面色有些奇怪,当即跪倒:“晋阳城城高池深,属下有把握守三天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头,轻声说:“那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晋阳城被围攻,消息传到益水畔,许琅急令传令兵:“立刻封锁此消息,如泄漏半句,乱我军心,必斩!”

    传令兵跪倒,左苍狼接过战报,却当着所有兵士,一字一句念下去。许琅大急:“参军?”

    左苍狼念完,将战报往地上一扔,扫视三军,说:“方才我说的,大家都听见了?如今晋阳城正受到猛烈围攻,我们已经被陛下视为叛军。如果此战,我们不能攻下灰叶原,晋阳必失。晋阳一失,我等皆是逆臣叛党。不仅是我们自己,我们家乡的亲眷、老幼,都会被株连,绝无生机。”

    白狼河边,接连十日疾行军的将士们一片默然,左苍狼说:“但是,如果我们攻下灰叶原,温帅一定会撤兵回防,以免西靖来犯。彼时晋阳之危将立刻解除,二殿下登基,你们都是功臣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,所有人都站得笔直。左苍狼说:“现在,就地造饭,我们饱餐一顿,然后舍弃一切辎重,破斧沉舟,杀入灰叶原!”

    三军应是,立刻开始埋锅造饭。等到子时前后,大军悄悄渡过白狼河,左苍狼选了个几个老兵前头带路,他们对沼泽流沙等地势非常熟悉。但就算如此,还是有不少将士折损其中。

    一路曲折行进,及至第二天傍晚,灰叶原的城门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左苍狼挑了一小队精锐兵士扮作流民,前去滋事。这一行人一路渡河涉沙,扮流民都不用侨装。而左苍狼所料不错,灰叶原的防守,确实是非常松懈。这么多年,大燕从来没有试图侵犯过西靖半步。灰叶原又有天险为屏障,几乎没有人想到,会有兵灾浩劫。

    小队兵士所扮的流民在城门口与兵士起了争执,突然爆起,杀死守城官兵。

    左苍狼迅速入城,乱箭如雨,杀死城头兵士。先遣军呼喊着杀入城中的时候,城中西靖官兵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。而就在这时候,许琅所带的援军也立刻杀至。

    西靖人争相奔逃,许琅看了眼左苍狼,问:“参军,进城吧?”

    左苍狼看了眼他,又扫视正在奋勇杀敌的将士,突然说:“大燕将士听令,西靖人欺压我大燕久矣,今日也到了燕人扬眉吐气的时候!入城之后,屠城一天。明日此时之前,所有掠获财物,均归汝等所有!”

    兵士中顿时爆发出一阵震天的呼喊,杀声更浓。许琅脸色都变了:“参军!此时我军如同乱军,一旦下令屠城,明日此时,只怕灰叶原中将无西靖人了!”

    左苍狼抬起头,看向巍峨的城楼,说:“是啊。明日此时,灰叶原将成为一座空城。”

    许琅还要说什么,她却又说:“可是我们没有粮草了。西靖人生性凶悍骁勇,此时奔逃,只是猝不及防。等他们反应过来,必会抵抗。而我军接连行军十几日,早已成疲军。一旦溃败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许琅无话可说了,城中四处可见火光,浓烟密布。左苍狼一直站在城门口,灰叶原三个字与西靖的玺印一起高挂在城头,却被烟火薰得黑透。许琅轻声问:“参军不入城?”

    左苍狼摇头,说:“我不想听见哭声。”

    黑夜又笼罩了边城,血与火漫延开来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大燕与西靖之间传开——燕军偷袭了西靖的灰叶原,且丧心病狂地屠城一日。灰叶原城中百姓被赶尽杀绝,老幼不存。

    西靖震怒,一直在与屠何、孤竹争夺俞地的靖军立刻挥师东进,攻打宿邺城。温砌分|身乏术,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将围困晋阳的兵士调回宿邺,以抗靖军。

    晋阳之危解除。

    周信持着战报,飞一般奔向慕容炎府上,几次几乎摔下马来。慕容炎却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,战报之上,左苍狼的笔迹力透纸背。他轻声问:“温砌的人退了?”

    周信一扬手,用袖口擦去额头的汗和灰尘,说:“回禀殿下,退了!就在属下赶来之前,他们已经拔营起寨,返回宿邺城了!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点头,说:“很好,王允昭,看看朝中大臣,还有谁在晋阳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答应一声,叫了封平一并去找。燕王慕容渊走得匆忙,难免一些臣子要顾及家眷、财产什么的,没顾得跟上。周信、许琅一进晋阳,立刻就封锁了城门。他们是想走也走不了了的。

    慕容炎倒没有为难这些人,一直任由他们住在自己府中,只派了府兵前往看守。

    没能出逃的大臣中,官衔最高的当然是左丞相薜成景。他本来就不赞成慕容渊出逃,是以议事的时候并不在。慕容炎将他请到书房,说:“薜丞相,这几日琐事繁多,一直没顾得上前来探望。兵士们没有惊扰丞相吧?”

    薜成景冷哼了一声:“慕容炎,你今日来,是要杀了老夫吗?多年以来,我虽知你有野心,却未曾想到你竟如此大胆!竟然干出逼宫这等不忠不孝之事来!你要杀就杀吧,我薜成景辅佐慕容氏三代君主,俯仰无愧!”

    慕容炎眉毛微挑,说:“丞相这是什么话,丞相在朝为官,素来清正廉洁。上次计诱西靖,父王将我下狱,满朝文武之中,只有丞相为我仗义直言,这份恩情,慕容炎一直记得。”

    薜成景说:“当时我就是瞎了眼!若是早知你乃这般狼心狗肺、鹰顾狼视之徒,我岂会向陛下谏此荒唐之言!”

    慕容炎在他对面的书桌上坐下来,提壶倒茶,等他骂够了,才说:“丞相真是这样想的吗?”

    薜成景也看出他对自己并无杀心了,说:“你想怎么样,直说吧!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我想为一个人翻案。”

    薜成景没好气:“谁?”

    慕容炎淡淡道:“杨继龄。”

    薜成景怔住。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当初杨家一案,我在野,丞相在朝。真相如何,丞相比我清楚。如今我找到一些证据,可以证明当时杨家确实冤屈。听闻薜丞相当年患上头风,还是杨玄鹤大夫诊治方得痊愈。杨继龄也是薜丞相的门生,想来,对这件事,丞相不该有异议吧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查得的证据一一摆在书桌上,薜成景颤抖着伸出手,将之一一展开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说:“慕容炎,当时你救走杨家遗孤之时,就想到以此事作你的垫脚石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微笑,说:“不。”薜成景看向他,他说:“比那更早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