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26章 盛会

第26章 盛会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二十六章:盛会

    三月初,拜玉教杏林会召开,民间凡是有点名望的大夫纷纷前往参加。杨涟亭暂停坐堂,前往姑射山赴会。

    拜玉教乃大燕国教,这姑射山的总坛是受燕军保护的。平素闲杂人等要上山一趟不容易。杨涟亭第一次来到山下,还没有呈上请帖,已经有人迎出来:“来者可是杨涟亭杨大夫?”

    杨涟亭忙拱手道:“正是在下,年前有幸得到贵教邀约,特来赴会。”

    对方赶紧回拜,道:“杨大夫客气了,请随小的来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跟着他上山,一直听闻拜玉教圣女会仙术,他倒是非常好奇。上次王宫一见,那位圣女并不像装神弄鬼、故弄玄虚之辈。

    姑射山地势险要,山顶有神农像,泉水自神农右手流淌直下,人未近,已可闻溪流之声。领路的教众将他领到山腰的神农殿中坐下,说:“杨大夫稍待片刻,在下这就去请教主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暗暗称奇,一直听闻拜闻教的圣女有通天彻地之能,这位教主却极少露面。不知是何等人物。

    心中正作此想,冷不相珠帘掀起,有一个人进来。杨涟亭转头看过去,只见此人已年过五旬,长须灰白,但是精神矍铄,目露神光。杨涟亭赶紧站起身来:“前辈可是拜玉教教主?晚辈杨涟亭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长须老者缓缓上前,目光如电,上下打量他,半晌,才道:“杨大夫不必客气,请坐。”杨涟亭坐下,他却又说:“杏林会赴会者,必须逞一份医案,不知杨大夫医案何在?”

    杨涟亭微怔,因他是圣女特地相邀,可没人告诉他这个。正要说话,外面突然珠帘一响,却是圣女阿绯走了进来:“义父!”她的声音似怒还嗔,“杨大夫是我请来的客人,你怎么可以问他要医案!”

    老者瞪了她一眼,说:“行有行规,既然当初定下规矩,岂可轻易违背?”

    阿绯两三步走到杨涟亭身边,说:“现在写,行了吧?”一转头看杨涟亭,却是露了个调皮的笑:“这是我义父沐青邪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忙重新拜见,说:“沐前辈,在下确实不知有此规定,但请前辈给晚辈一点时间,这就准备医案。”

    阿绯扯了扯他的袖子,说:“别理他,这个坏脾气老头!”

    沐青邪气得,杨涟亭却是真的打开医箱,拿出纸笔,就在堂中开始书写医案。

    沐青邪看了他一眼,又瞪阿绯:“女儿家家的,抛头露面,一点也不知羞。”

    阿绯怒了,瞪着眼睛:“你欺负我的客人,还不准我说话了?!”

    杨涟亭不知道该怎么劝解了,他跟长辈相处的时间极少,有限的光限里学的也是恭敬礼让。然而阿绯跟沐青邪这样的争执,却让人觉得很亲近,真正有一种家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许是怕沐青邪再说出什么让杨涟亭难堪的话来,阿绯一直没有走,就站在杨涟亭身边。她没有用什么香料,身上却有一股少女的气息,如阳光下的春草。

    杨涟亭落笔如疾雨,很快写了一份医案。阿绯最开始还跟沐青邪说话,后来慢慢地注意到他医案的内容,最后轻咦了一声:“你不写大蓟城瘟疫的医案啊?”

    沐青邪也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赴杏林会写医案,不用问也明白是各个大夫资历医术最直接的体现。但凡投递的医案,无不是捡最有名、最轰动的病历来写。杨涟亭目前是红人,无疑就是因为大蓟城那场瘟疫。

    可是他最得意之作,他并没有拿出来。他写了另一个病人的医案,一个身患毒疮、常治不愈的患者。

    沐青邪将那份墨香未散的医案拿在手里,看了一阵,问:“为什么写这个?”

    杨涟亭说:“大蓟城的瘟疫虽然令人谈虎色变,但其实并不典型。即使没有在下,相信宫中的几位太医也一定会研制出医方。在下只是侥幸提前出了方子而已。这位夫人的毒疮,虽然知者甚少,但是患者却多。我看过她在前几位大夫那里诊治时用的方子,综合之后,开了这个医案。世间病症,疑难杂症的攻克固然能让人扬名获利,但绝大多数人,还是为老毛病困扰。我觉得这个医案……也许能使更多患者少受苦楚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他在殿中娓娓道来,没有炫耀,也没有浮夸。沐青邪轻声说:“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杨涟亭微怔,然后反应过来,说:“回禀沐教主,在下今年十五。”

    沐青邪点点头,说:“时候不早,你一路赶来也辛苦了,先行歇息吧。”说罢,命人带杨涟亭去往早已安排好的净室。等到杨涟亭走了,阿绯探头过去看那份医案,有些失望,说:“我还想看大蓟城瘟疫的医案呢。”

    沐青邪神色严肃,说:“此人年纪虽轻,然医者胸怀,当如是。”

    阿绯翻了个白眼:“那你还为难人家!”

    沐青邪转头看她,阿绯不乐意了,示威地扬了扬下巴。沐青邪叹了口气,说:“听义父的话,以后不要跟这个人来往。等到杏林会结束,好好地送他下山吧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