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22章 阿绯

第22章 阿绯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阿绯 杨涟亭的药方接连改良了三次,终于扼制了这场瘟疫的漫延。彼时朝廷没有办法提供大量的草药,左苍狼只有带领兵士去山上采。 温砌又从宿邺城调了不少士兵过来帮忙,大蓟城整个城池都漫散着药香。六位太医脸色有些难看,这种时候,被一个年轻人抢先制出了药方,可不是件光彩的事。 夜里,温砌让左苍狼去请杨涟亭过来喝酒。左苍狼过去的时候,杨涟亭正在收拾自己的药箱,金针、银刀等一样一样全部收入其中。左苍狼说:“大军明天就要返回宿邺驻防了,温帅让你赏个脸过去赴宴。” 杨涟亭说:“温帅设宴,理当前去。” 左苍狼坐在解剖病尸的木板台子上,说:“快点,我等你,杨神医。你这次可扬眉吐气了。” 杨涟亭看了她一眼,起身去洗手。他一遍又一遍地清洗双手,左苍狼终于不耐烦了,站到旁边,问:“还没洗干净?要不要我替你把皮剥了啊?” 杨涟亭嘴角微扬,扯了帕子擦手,说:“走吧。” 左苍狼随他一并出门,来到席间。 军旅之人没有那么之讲究,宴席直接就设在城外的空地上。杨涟亭被让到温砌旁边,大蓟城的大小官员尽皆起身,迎他入席。 杨涟亭团团作了个揖,在温砌身边坐下来。六名太医虽然有点难堪,却还是站起来敬了他一杯酒。左苍狼坐在温砌左手边,看见杨涟亭置身于人群中央,然而笑容勉强。 等到十月底,天气凉下来,疫病终于完全止住。大军后撤,返回宿邺城。温砌派人将达奚铖、达奚琴等人掳获之后送回晋阳,慕容渊倒是没有难为他们,将达奚铖封了山阳公,客居于晋阳。而俞国旧地还处于混乱之中,西靖与孤竹为城池之争,还在互相指责。屠何夺了八座城,意犹未尽,恨不得西靖和孤竹立刻就再起干戈,时不时煽风点火。 山戎、荤粥等部虽然实力不济,却也四处游走,希望能分一杯羹。 一时之间,大燕危机尽去。 慕容渊龙颜大悦,召回温砌、杨涟亭等人,论功行赏。左苍狼随温砌一起重返晋阳城。那时候已经是十一月初,晋阳城却弥漫着说不出的喜气。温砌刚到西华门前,就有文武官员前来迎接,甚至太子都亲自前来。 杨涟亭自然是跟温砌走在一起,所有人都知道,经此一疫之后,杨涟亭这个名字,将真正代表国医圣手。温砌跟杨涟亭一行人下跪,向太子行礼。 太子先把温砌扶起来,然后又扶起杨涟亭,这才令诸人平身。左苍狼站起身来,四下一望,并不见慕容炎。 这种场合,他仍然是没有出现。 温砌与杨涟亭、许琅等人,肯定是要进宫接受封赏的。左苍狼本来不打算去,其实温砌有意无意地压制,她不是不知道。不过这种时候,与其进宫,她更希望去潜翼君府上,见那个人。 太子跟温砌一边走一边低声说话,左苍狼正要走,突然温砌说:“阿左,你过来。” 左苍狼微怔,只好上前。温砌将她领到慕容若面前,居然十分郑重地介绍:“这是微臣参军左苍狼,才智出众。阿左,还不见过太子殿下。” 左苍狼只得低头叩拜:“末将拜见太子殿下。” 她以前跟在慕容炎身边的时候就见过慕容若,但慕容若什么身份,当然不会记得一个跟在慕容炎身边的无名小卒。只是温砌如此郑重的推荐,他不得不带着笑,说:“起来吧,温帅举荐之人,必定是文武双全的。” 左苍狼叩首道:“殿下谬赞。” 说完,也不能走了,只得跟在温砌和杨涟亭、许琅之后,一齐进了宫。 燕王宫中,慕容渊亲自召见了一行人,对领军采药、救灾有功的许琅和左苍狼也有封赏。无非是金银珠玉,没什么新意。倒是杨涟亭被赐下一块“术精歧黄”的匾,御笔亲题。放眼整个晋阳城,也没有哪个大夫有过这种荣誉。 中午,燕王留他们在宫里一同用膳,他心情不错,言语之间皆带着笑意,像位仁慈的长者。相比之下,左苍狼和杨涟亭、许琅就显得十分拘谨,毕竟年轻。直接面圣的机会并不多。 慕容渊看向杨涟亭,问:“杨大夫医术超群,年纪轻轻,竟胜过孤宫中御医。这样一身才华,流落市井,难免可惜。就没想过谋取个一官半职吗?” 杨涟亭知道面圣时不能直视君颜,但他仍然抬起头,看见慕容渊微笑的脸。就在八年前,这个人听信奸佞小人之言,亲自下旨,将杨家满门抄斩。 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至亲如何被拷打至死,如何魂断刑台。而他只能改名换姓,苟且偷生。 他右手微微握紧,低下头,看向杯中酒,轻声说:“回陛下,草民乡野之人,习惯了自由自在。好在行医渡世,在朝在野也都是效忠大燕,并无差别。” 慕容渊听了这话,倒是大加赞赏:“心无杂念,不眷名利,不愧为大燕杏林之表率。” 杨涟亭不卑不亢:“陛下过奖,草民汗颜。” 正在这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银铃之声。诸人一怔,不由抬眼看过去。只见殿门之后,一个女子缓缓行来。她头冠苗银发冠,身穿红白相间的异族服装,胸前佩着夸张的孔雀石项链。腕间更是戴着硕大的银手环,行走之间环佩叮当,声音清悦。 慕容渊笑道:“拜玉教的人平素极少入宫,今日圣女远道而来,是有何事?” 来的正是拜玉教圣女,她款款行至殿中,对着慕容渊拜道:“陛下,听闻有位杨大夫控制了大蓟城的时疫,阿绯冒昧入宫,希望跟杨大夫交流学习,还请陛下不要见怪。” 她有异族女子的爽朗,丝毫不认为过来见一个男子是多么羞涩之事。 慕容渊哈哈一笑,说:“圣女平身。来人,赐席。”内侍开始重新布置席位,圣女的位置,原本应该在慕容渊身边,慕容渊挥挥手,说:“既然圣女想要结识杨大夫,就将席案设于杨大夫身边吧。” 阿绯欠了欠身,真的在杨涟亭身边的席案旁坐下。 拜玉教杨涟亭还是知道的,听说教中全是精通医道之人,平素杏林中人也同他们多有来往。然而如今圣女亲自前来,且毫不掩饰地直言是为他而来,他还是有些意外。 然而很快,他想起慕容炎的话。慕容炎为什么要让他前往大蓟城,为什么要再三叮嘱他不惜代价?为什么要派姜杏过来帮他? 难道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吗? 也是,他要做的,是改换天地的大事,一名小小的大夫,即使是有妙手惊世,又有什么用呢? 他这一想,难免就走神了。旁边的圣女阿绯向他施礼道:“杨大夫,小女子阿绯先敬您一杯。” 杨涟亭回过神来,忙举杯道:“不敢,在下先干为敬。” 两个人喝了一杯,阿绯虽为圣女,却毫不做作,说:“听义父说你只用了半个月就治好了大蓟城的瘟疫,我还以为必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,没想到这样年轻。还长得这么英俊。” 杨涟亭本是心中微沉,又想起那些顺着刀锋溢出的血。听到最后一句,却有些哭笑不得。毕竟离他当贵公子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。八年来,第一次有人用英俊来形容他。他说:“圣女言过了,碰巧而已。” 阿绯又跟他喝了一杯,说:“我们拜玉教有很多精通医术的教众,你有空过来姑射山作客。拜玉教还有些至今未能参透的疑难之症、医卷古藉,我们每年都会设杏林会,回头我让人递帖子给你。你一定要来啊。” 她一双眼睛似乎将要滴出水来,杨涟亭不敢直视,说:“承蒙圣女屈尊相邀,涟亭一定拜会。” 阿绯很满意地点点头,又起身说:“温叔叔,我也敬您一杯。” 温砌与她倒是熟,起身跟她喝了一杯。阿绯喝了这一杯就站起身来,对慕容渊倾身一拜:“陛下,杨神医答应赴杏林会,我就先走了。” 她燕子一样,轻盈洒脱,纵有礼数不周之处,也没谁会跟她计较。慕容渊说:“去吧。” 她便转身,径自出了殿门。阳光洒落在精致张扬的银饰上,她披着浮彩而来,满载华光而去,失了她的殿堂,都成阴影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