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21章 代价20160219

第21章 代价20160219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二十一章:代价

    左苍狼带着剩余的六万军队退回宿邺城,把已得的小泉山丢给了随后前来的山戎人。

    大燕军中素无女子,她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,稚气未脱,走在军中可谓是走在目光汇聚的中央。左苍狼待人和气,起初有兵士作怪,向她吹口哨。她回头看了一眼,说:“你吹的?”那兵士吓得面目发白,她淡淡道:“以后别朝我吹口哨。我也会吹。”

    说罢,真的吹了一声,然后说:“我还吹得比你响呢。”

    众皆大笑。

    一路回到宿邺城,她与兵士已经混得极熟。白天行军,晚上坐在火堆旁边烤肉喝酒。西北沙地多狐狸,熟悉地形的老兵痞没事还叫上她一起打狐狸。

    左苍狼的箭法百发百中,有一次曾在一百二十步外射中奔跑的沙狐,且正中眼睛。军中最熟练的弓箭手也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待回到宿邺城,左苍狼安排扎营,第二天就开始每日操练。她每天起得非常早,十六岁的少女,一身白衣轻甲,带着数万兵士或练习突刺,或数十里负重疾跑。

    有时候汗流浃背,每粒汗珠都闪烁着光辉。

    营中对她有好感的兵士不在少数,有内向的偷偷地看她,有外向的直接向她示好。左苍狼站在校场上,扫视众人,说:“今天收到几个兄弟偷偷递来的情书,说对我十分仰慕,朝思夜想,茶饭不思。”

    士兵们捧腹大笑,递情书的人低下头,谁也不敢看。左苍狼说: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男人喜欢女人,天经地义。”大家都跟着起哄,她笑笑,素手一抬,指着箭靶,说:“今日设个赌局,谁能胜我……”她想了想,摘下手上骨韘:“赏骨韘一个,而且从今天起,我会记得他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兵士们顿时一阵欢呼,纷纷上前尝试。但是营中兵士,哪能跟她这种人相比,纷纷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败了也没人气馁,个个都是一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半个月之后,西靖率先攻入俞国都城武淄,俞国灭亡。

    西靖与孤竹、山戎、屠何等军队在俞国故土烧杀抢掠,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城池之争。大燕从慕容渊到朝中群臣都松了一口气。袁戏擒住了俞国旧主达奚铖、皇叔达奚琴,一路押解回京。

    慕容渊龙颜大悦,封赏了温砌、袁戏等将领。唯独没有提左苍狼。温砌自然也不提,她仍在军中任参军职。

    温砌、袁戏回晋阳受封领赏那一天,左苍狼在军中跟兵士一起操练。突然有传令兵快马来报:“参军!晋阳有人送信给您!”

    左苍狼颇为意外,接过书信,只见上面写着左参军亲启。她撕开信封,慕容炎熟悉的字迹苍劲有力,她尚未看清内容,墨香先入了心肺。

    信其实很短,只是说:“军饷微薄,聊以补贴。左参军辛苦。”最后落款一个龙飞凤舞的炎字。后面附了两张一百两的银票。

    左苍狼拇指指腹在那个炎字上反复摩娑,原来,只是这么触碰这个字,也会让人心跳加速、血脉沸腾。她唇角忍也忍不住,弯成了月牙。面东而望,不见晋阳,心却已在彼方。

    下午,左苍狼正想着要不要给慕容炎写封回信,突然有人来报:“参军,大蓟城瘟疫漫延,陛下已令温帅携太医赶往大蓟城,温帅命许琅将军带三个营的兄弟前往大蓟城外驻扎待命!”

    左苍狼微怔——大燕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她问:“温帅有让我也跟去吗?”

    传令兵跟她极熟,这时候实话直说:“并没有。但是小的想着应该过来通知参军一声,许将军已经领命,马上就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点点头,拍拍他的肩,径自出来。如果是瘟疫,说不定慕容炎会派杨涟亭过来。她当然还是前去看看得好。

    一路从宿邺赶往大蓟城,兵士守住了城门,不许私自进出。

    许琅安排兵士扎营,直到傍晚时分,温砌终于也到了大蓟城。左苍狼这才入城,同他相见。温砌见她与许琅一同前来,微微皱眉,倒也没顾得上管这事,说:“瘟疫传染严重,在城外搭建临时住所,将未患病的百姓暂时迁至城外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和许琅应了一声,领着兵士在西郊搭建了木棚。

    几位太医都是德高望重之辈,在这里也顾不上摆架子了,当天就开始为村民诊病。

    天平巷,德益堂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伙计们早已歇下了。杨涟亭在灯下翻看一卷医书,外面一身轻响,他立刻起身,却见慕容炎从外面走进来。杨涟亭微怔,急忙起身跪拜:“主上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扫了他一眼,淡淡地说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起身,他在桌边坐下。杨涟亭亲自为他奉茶。他多年行医,虽是年少,却已有一股成竹在胸的稳重神韵。因为常年少见阳光,人也生得格外白净些,更衬得丰神如玉。

    慕容炎看了眼他的手,说:“大蓟城突发瘟病的事,你可知晓?”杨涟亭恭敬地道:“今日方才听说,只闻听症状,还未见到病人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很快你就能见到,你负责此事,孤要尽快见到药方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垂手应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缓缓说:“这次有可能是你这辈子唯一的机会,你必须好好把握。你的医术虽然精妙,但是毕竟年轻,未必有太医们老道。”杨涟亭微怔,不明其意,慕容炎说:“我找了一个人,去到大蓟城之后,他会帮你。必要的时候,必须听从他的话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微怔,虽有疑惑,却还是叩拜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赶到大蓟城时,比温砌他们晚了三天。当天晚上,左苍狼看到暗号,赶到城中,就看见杨涟亭正挨家挨户地探视病患。伙计们可是没有人会跟着他到这个鬼地方的,他身边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左苍狼在军中也没什么任务,跟了他一下午。杨涟亭初初检视了病情,便配了药水煮水帕,给左苍狼蒙面,降低感染率。左苍狼倒也无惧,陪他在城中四处行走。

    杨涟亭试了好几个方子,然而情况并不理想,疫病依然以令人谈虎色变的速度扩散。城中感染者达十之三四。

    疫情来势汹汹,温砌带来的六名太医不敢深入,只敢在城郊诊治少量患者。左苍狼天天陪杨涟亭深入城中,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,毫不畏惧地进出险地。

    温砌觉得好奇:“你认识杨大夫?这样进出,不怕染病吗?”左苍狼说:“只是敬佩他医者仁心。他原本不必来。”温砌说:“他是不必来,许多事情并不是空有一腔热血就能成功的。这里六位太医,每个人都曾研制出治疗时疫的方子。他们经验更丰富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确实有许多事情并不是空有一腔热血就能成功,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敬佩那些胸怀热血的人。”

    温砌哑然。

    温砌是不会跟一个小女孩吵嘴的,可是事情真的被他言中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