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20章 参军20160218

第20章 参军20160218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参军 大蓟城,左苍狼跟着温砌返回的时候,时间已经到了八月。温砌背后的伤因为连日赶路,不仅没好,反而开始红肿。温砌不以为意,仍然每日照常升帐,处理军务。 现在大蓟城被慕容炎那一场大火烧成废墟,俞军的尸首在夏天很快发臭腐烂。城中弥漫着一种挥之不去的臭味,苍蝇与蚊虫更是聚集成堆。 左苍狼每日跟兵士们将死尸堆在一处,放火焚烧。有的兵士帮助百姓重建房屋。城中连河里都漂着一股尸臭味,干净的水需要去很远的地方挑。 左苍狼平日里没事可做,温砌没有言明她在军中的职务,甚至没有人正式对将领们提及过她。 左苍狼却是闲不下来的,她跟普通士兵一样,用布巾蒙住口鼻,处理大蓟城里的腐尸。一具一具的尸体被堆在一起,直接焚烧。汗与骨灰沾在少女的肌肤之上,普通人看一眼就呕吐不止的场面,她丝毫不以为意。 十几万具尸首,用尸山血海形容都觉得单薄。温砌站在临时搭建的帐蓬前,看那个在腐尸间忙碌的女孩。几个将领跟在他身后,他不说话,也没人敢开口。 时间长了,他的副将袁戏沉不住气了:“温帅,我们还要在这里盖房子吗?”温砌性格好,袁戏说话也没个顾忌:“不是我说啊,我们当兵多少年,就怂了多少年。还是上一战才扬眉吐气。可好不容易打了个大胜战,朝廷又不许出兵,这实在是……” 他还一脸不满,待一回到看见温砌的脸色,才讪讪地住了嘴。 温砌复又盯着忙忙碌碌的左苍狼,问:“你觉得,她怎么样?” 袁戏摸了摸后脑勺:“唉,温帅,咱从军这么多年,女人一共也没见过几个。她漂不漂亮咱是答不上来。不过要是你喜欢的话……” 温砌终于叹了口气:“袁戏,我是说,你觉得她这个人如何?” 袁戏说:“呃,看不出来。平时说话少,做事倒是利落。这样的场面,也半点不虚。” 温砌突然抬高了声音:“阿左,你过来。” 左苍狼转过头,这才发现温砌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这里。她快步走过来,行了个礼:“温帅。”温砌点点头,说:“这么热的天,你没必要做这些。” 左苍狼摘下手套,上面已经浸满了尸油,一股恶息。她神色平静:“天气炎热,尸体如何不早作处理,若是引发疫病,只怕更糟。” 温砌点点头,说:“陛下命我们退回宿邺,继续驻防。夜间开始行军。你们都去准备吧。” 几个将领纷纷接令,左苍狼看了一眼诸人,欲言又止。温砌问:“有问题?” 左苍狼说:“恕属下直言,这时候,温帅是应行军,但不是驻防。”温砌挑眉,左苍狼继续说:“俞军遭此惨败,短时间之内不会再向我们用兵,温帅应率军前往马邑城西的平度关。以防西靖入侵。” 诸人惊住,袁戏说:“西靖与我们签定城下之盟,如今是大燕的上国,你如何断定,他会对我们用兵?” 左苍狼说:“因为俞国会派遣使者入靖,大肆夸耀自己的战力。然后称我们虽然歼灭其十五万精锐,战力却也被折损得所剩无几。然后邀西靖皇帝出兵,瓜分燕地。西靖皇帝对大燕早怀纳入彀中之意,必然会兴兵试探。而一旦西靖起兵,孤竹、山戎、屠何等必会认定大燕大势已去,既而闻风而动。”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,袁戏问:“那西靖当年率大军入侵,都被温帅挡于平度关外,北俞也被我们吓破了胆,还敢再来?” 左苍狼说:“北俞不会来,但是一定会这么做。此战他遭此重创,四周虎狼环顾。他为自保也好,防止大燕复仇也罢,只有走这步棋。因为只有大燕乱起来,其他野兽才顾不上身受重伤的俞国。虎狼瓜分大燕的时间,正好能给它以喘息之机。” 这番话出口,几乎所有人都是一身冷汗。温砌问:“依你所见,该当如何呢?” 左苍狼说:“温帅率少量兵士,此时行军,前往宿邺以西的平度关关隘。西靖大将见到温帅本人,已知大燕有所防备,必不敢妄动。我方一面遣使前往孤竹,游说孤竹王向俞国用兵,一面佯攻小泉山。俞国现在残余军力全部驻防在燕俞边境,以防止我们反扑。孤竹一旦同它开战,俞国如果不调兵回防孤竹,孤竹会得手,如果调兵回防,我们则有机可趁。” 那一天的太阳很大,她发间全是灰尘和汗水,脸颊如染烟霞,唇却很干。她抬手用袖子擦了擦汗,接着说:“我们双方无论是谁得手,其他国家都会知道弱者是谁。一旦其他部族闻风而动,俞国一定会灭亡。” 她说完之后,过了很久都没有人开口。左苍狼看看大家,有点讪讪地,问:“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 温砌问:“你是说,我们需要佯装囤兵平度关,以威慑西靖,然后和孤竹一起,向北俞用兵?” 左苍狼眉头微皱,说:“不,大燕国库空虚,已不堪再战。我们只是佯攻小泉山,以牵制北俞。一旦孤竹得手,其他国家会抢着前来分一杯羹,俞国必陷入战乱之中。我们只需要擒回俞国皇族达奚铖和达奚琴,然后将小泉山等城池丢给山戎或者屠何。如此一来,孤竹最先起兵,必然损失惨重。而山戎和屠何损失不多,却得利最大,三方之间必生嫌隙。无论他们是互相交战还是防备,都可保大燕无忧。” 裨将军许琅问:“为什么要擒回达奚铖等人?” 左苍狼说:“无主之地只会更加混乱,而且达奚一族,在北俞根基深厚,民望颇高。我们擒他们在手,日后若攻北俞旧地,定是胜券在握。” 温砌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,那时候她像个大花猫,只有眼神闪动着炫目的光华。温砌说:“今夜我带两万人前往马邑城,袁戏听令。” 袁戏跪在地上,温砌说:“此间军务,由你全权处理。左苍狼任参军职。如至战时,意见分歧,派兵急报予我。” 袁戏和左苍狼均跪地领命:“是!” 温砌看了眼左苍狼,说:“都散了吧,袁戏留下。”等诸将都散了,温砌转过头看袁戏,良久,说:“宿邺西与北,虽在一城之中,然则营地相隔甚远。军情如火,即使急报,也未必来得及。” 袁戏说:“温帅的意思是……” 温砌说:“若论勇猛,大燕无人及你。若论智计谋略,她胜你多矣。如果意见相佐,你要多考虑她的见解。” 袁戏说:“温帅您是知道末将的,让我上阵杀敌,我袁戏谁也不惧。可是这些弯弯绕绕,我是真的……元帅为何非要我掌印信?” 温砌说:“袁戏,她是二殿下的人。这个人与我们,终究不能同道而行。所以你既要用她,又要防她。一切军务,均需亲自打理。绝不可偷懒懈怠!” 袁戏扒了扒头发,颇为烦恼,说:“是。” 温砌说:“袁戏,我交到你手里的,不是军符印信,更不是一个统率的虚衔,那是整个西北大营的军心,是为将者的忠诚,是陛下这么多年来的恩泽和信任!” 袁戏的表情慢慢凝重,温砌盯着他的眼睛,说:“我不管将来谁登帝位,但是我麾下的军队,哪怕一兵一卒,都必须是陛下手中的军队。” 袁戏汗都下来了:“不、不,元帅,您说得这么严重,我……我怎么心里有点虚!” 温砌递上兵符,说:“你答应我,她身为参军,只有议事之权,绝无其他任何权力!” 袁戏接过兵符的时候,手都在抖。 当天夜里,温砌率两万人连夜行军,赶往与西靖接襄的宿邺城西,在白狼河边扎营。左苍狼和袁戏带军队返回与北俞小泉山相邻的宿邺城北。 袁戏一路都在看左苍狼,左苍狼被看得不自在,不由摸了摸脸,问:“我脸没洗干净?” 袁戏干咳一声,立刻移开目光。 行军过程中,温砌向慕容渊请令,派使者游说孤竹。这是现成的功劳,大燕这次大胜,全歼了北俞十五万精锐。如今相约出兵北俞,孤竹王一定会考虑。温砌话里话外,还是提及了二殿下慕容炎。 而慕容渊虽然同意此事,却仍派了太子门客高车奇前往。 几天之后,孤竹同意出兵,游说之功尽归太子。 温砌暗自叹息,却也无能为力。等到八月中旬,西靖果然再次囤兵,但为首的将军见宿邺以西的白狼河是温砌亲自驻守,顿时犹疑不前。 当年西靖与大燕的一战,温砌仅靠三万残军,生生耗得西靖十几万大军粮草殆尽,不得不同意和谈。如今再战,他又有几分把握? 西靖这一犹豫,袁戏和左苍狼带兵攻打北俞小泉山。北俞正在抵抗之际,孤竹起兵,自东边攻打北俞的延陵。 北俞瞬间手忙脚乱,孤竹轻易得手。一夜之间,西靖大军绕过宿邺城,径直攻打北俞的马邑城。西靖一动兵,其他部族纷纷起兵,整个俞国在短短三天之内,全部陷入战乱之中。 袁戏一马当先,率军攻下小泉山。左苍狼说:“放弃守城,追击达奚铖和达奚琴!” 袁戏看看小泉山的纤陌城郭:“这可都是用命换来的城池啊,真的就这样放弃了?” 左苍狼说:“丢给山戎,西靖一定会跟它咬起来。我们握在手里,只是祸端。” 袁戏低头想了想,说:“行吧。那我们现在退兵?” 左苍狼说:“我带一小队人,前去追击达奚铖等人。” 袁戏刚要答应,想到温砌临行前的吩咐,立刻改口说:“哪有参军亲自带兵的道理,有什么闪失我怎么跟温帅交待?你划定路线,我去就行了!” 左苍狼说:“有三条可能的路线。而且这一条路有可能遭遇靖军,十分危险!小道不宜人多,还是我亲自前往吧。” 袁戏忙说:“这条我自己带兵前往,剩下两条就派诸葛锦、许琅分别带兵追赶拦截。” 左苍狼微微一顿,咬了咬唇,说:“好。”然后划定了另外两条路线。 袁戏自以为干得漂亮,和诸葛锦、许琅带着三队人马就走小路拦截达奚铖和达奚琴而去。左苍狼亲自将这三路人马送出小泉山,转头看看剩下的六万余军队,唇角微勾,露了个笑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