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6章 如故

第16章 如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如故 燕国和俞国大战的时候,冷非颜还在养伤。 晋蓟古道旁边有个小客栈,杨涟亭把冷非颜扶到这里,见她伤势沉重,索性就在这里住了下来。冷非颜醒来的时候,杨涟亭不在,而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房间。 冷非颜翻身坐起来,不小心抻到伤口,不由咝了一声。 这点痛不算什么,她撑着身子走出房间,见楼下坐了不少人。正是午饭时候,客栈生意不错。 冷非颜正要叫小二,突然天光一暗,一个少年腰悬玉笛,手握宝剑,步履如风般走进来。阳光在他身后盛开,他比阳光灿烂。冷非颜盯着他看,只觉其气质形容,无一不是似曾相识。 一个愣神间,少年却已经来到柜台,低声同掌柜说话。 冷非颜当下就快步下楼,可惜毕竟带伤在身,快也快不到哪去。等到她下楼的时候,少年已经离开。掌柜看见她,笑脸相迎:“哟,姑娘可算是醒了。杨公子在后面替您煎药呢。” 冷非颜问:“刚才那是什么人?为什么不住店就走了?” 掌柜愣了一下,说:“刚才那位?哦,您是说藏歌藏公子啊,他可是大贵人,怎么会住在我们这种小店……” 冷非颜还要再问,身后有人托着她的腰,将她半搂半抱地往楼上房间里弄。冷非颜一转头就看见杨涟亭,忙拍他的手:“干什么干什么,男女授受不亲,懂不懂。” 杨涟亭几乎咬牙切齿:“不想死就别乱动!” 一路拖回房里,冷非颜说:“杨涟亭,我刚刚见到一个人,真是一见如故!以前有人说一见钟情,我不信,刚才看见他,我竟然有点相信了!” 杨涟亭气得:“冷非颜!你能不能用点脑子!他是藏歌!” 冷非颜在床上躺下来,问:“怎么了?” 杨涟亭咬牙切齿,说:“你对他一见如故,是因为我们前几天刚刚在晋蓟古道上,用不太光彩的方法,杀了他哥!” 冷非颜微微一惊,一扬右手敲了敲脑袋:“怪不得看上去这么眼熟!那他是过来找他哥哥的?” 杨涟亭连喂带灌地喂她喝药:“如果让他知道来龙去脉,他就变成找你的了。你觉得,他这个人怎么样?” 冷非颜将药汁含在嘴里,咂了咂,说:“我觉得长得不错,腰身也……”杨涟亭脸都绿了,差点把药碗扣她头上:“我是问你这个吗?!” 冷非颜嘿嘿笑:“武功比起那个藏锋差远了。那个藏锋……你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吧?” 杨涟亭说:“没有,不过我要赶回晋阳了,再迟些恐引人起疑。燕子巢的人正在四处寻你,你有办法跟他们联络上吧?” 冷非颜挥挥手,像赶苍蝇:“走吧走吧,别在这里碍手碍脚。” 杨涟亭颇不放心,还是再叮嘱一句:“你带着伤,别惹事。” 冷非颜一脸不耐烦,径直将其赶了出去。杨涟亭返回晋阳城,冷非颜出了小客栈,很快联络到燕子楼的混混。 “楼主。这些天不见您,兄弟们都急坏了!”一个喽罗跪在地上,十分恭敬。当然着急了,大家都服了毒,解药在冷非颜手里。她要是一去不回,大家找谁去。 冷非颜抬起他的下巴,微笑:“小南,你看我漂亮吗?” 这小南原来也不是好鸟,在这里俗称南天一霸。这时候听了这话,他却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,满脸涨红:“楼主,小的不、不、不明白您这话是什么意思……”一边说一边惊恐地往后退。 冷非颜说:“我听说,你以前最大的爱好,就是调戏良家少女。”小南不明所以,冷非颜望着那双纯洁的眼睛,一脸妩媚地说:“现在,你过来调戏一下老子。 “楼主饶命啊!”南天一霸卟嗵一声跪在地上,磕头如捣蒜。冷非颜怒了,一脚踢过去:“听见没有!” 南天一霸痛哭流涕。 烈日当空,晋蓟古道空无一人。北俞军队已经侵入大蓟城,再往后就是燕都晋阳。这里百姓争相向东而逃,更没有人会在这时候去往大蓟城。 古道冷清,然有一人正牵马而行。藏剑山庄的二公子藏歌,年仅十六,在武林之中已经颇有名头。他有名并不是因为武功,而是性情豪爽,爱交朋友。 藏剑山庄素来不在江湖行走,唯有他游山玩水,交游广阔。藏天齐将满腔希望都倾注在长子藏锋身上,对幼子倒是比较宽容。平日里不太管他。 这时候,藏歌沿晋蓟古道而行,他与大哥约在晋阳城郊的天然居会面,然而日子过去了好几天,仍然不见兄长。藏歌听说他是在晋蓟古道等人,这才沿着古道找寻。 但是一无所获,如今北俞与大燕正在交战,俞军深入大蓟城,他不会是碰上什么麻烦吧? 藏歌眉头紧锁,一路仔细查看,走得很慢。突然道旁密林里,有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。只听一个男人道:“小、小妞、妞儿,今儿个、你、你从也得从,不从也得从……” 藏歌眉头紧皱,不自不觉就沿着声音找了过去。只见林间密林里,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男人背对着他而立,面前是个年纪不过十六七的女孩。女孩面带病容,此时连连后退,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。 藏歌顿时怒从心起,从背后一踹将那混混儿踹出老远。那混混倒也识相,转头准备怒斥,一眼看见是他,二话不说,爬起来就跑。藏歌本想去追,但见面前佳人摇摇欲坠,仿佛弱不禁风的模样,不由上前扶住了她。 那时候正是五月中旬,春光正浓,华彩入林。绿叶将阳光切割成大大小小的光斑,偶尔一阵风过,她的身影便如阳光般忽明忽暗。那真是一张太过漂亮的面孔,令人看过一眼便不能相忘。 藏歌忙低下头,说:“姑娘勿惊,贼人已经去远。我先扶你出去。” 冷非颜靠着他,她还在发烧,面颊如染烟霞,一双眼睛却波光欲滴:“多谢公子,救命之恩没齿难忘。” 藏歌说:“这种贼子欺凌妇孺弱小,任谁见了也会出手相助。姑娘不必在意。” 官道上面,他的马还在。他把冷非颜扶上马,轻道了一声:“姑娘坐稳。”然后牵马而行。冷非颜坐在骏马之上,颇有点骑着毛驴跟相公赶集的小媳妇的意思。 藏歌一路把她送到古道边上的小客栈,让掌柜的为她请大夫。转头又问冷非颜:“姑娘孤身一人,是要往哪里去?” 冷非颜眉眼低垂,说:“我……我本是要去大蓟城投靠姑母的,不想不胜舟车劳顿之苦,病倒了。幸而一位好心的大夫为我诊治。这几日好点了,我便想着继续起行,没想到会遇上歹人,若非公子相助……只怕我已不在人世,请公子受我一拜。” 她说罢便起身,向藏歌盈盈一拜。藏歌忙扶住她,说:“姑娘不必多礼,只是如今大蓟城战乱未平,姑娘孤身一人,还是不要前往得好。” 冷非颜美目含泪:“可是……可是若不投奔姑母,我孤身一人,举目无亲,我……”说着话便低垂了螓首:“我又能往哪里去呢?” 藏歌略略想了一想,说:“在下到此还有点事,姑娘如若不嫌弃,可否在此等侯藏某几天?等到事情一了,藏某定回来安顿姑娘。” 冷非颜粉面含羞,艳若桃李:“可是……可是我与公子不过萍水相逢,怎么能……” 藏歌去柜台会了银子,吩咐掌柜好生照料,说:“姑娘不必疑虑,我不是坏人。你安心在这里养伤,等待藏某两日。”将要出店门,又回头问:“敢问姑娘芳名?” 冷非颜轻声说:“小女子姓颜,颜妍。” 藏歌微微点头,出门而去。冷非颜追到门口——你别走啊!你不是坏我是啊!可到底没有理由强留,只得又在小客栈住下。 小客栈里,掌柜正在啜牙花子——这年头,漂亮姑娘真是到哪里都有贵人帮扶。他赶紧命小二替冷非颜准备房间,好生侍候。 冷非颜天天锦衣玉食,在小客栈等了两天。本以为藏歌肯定一去不回了,没想到他又返回,对冷非颜说:“颜姑娘,请收拾一下,随我来。” 他虽出生藏剑山庄那样的显赫的家族,心思却是极为细腻,知道她身子虚弱,还为她雇了马车,一路向东入了晋阳城。 藏歌把冷非颜带到一方清净的院落,说:“这里是藏某的一处别苑,颜姑娘可暂在这里暂住。待到我军收复大蓟城,再往前寻亲也未尝不可。” 冷非颜暗哼,天下男人都一个德性,把一个女孩带到自家别苑,能安什么好心?心中这样想,面上可是一丝儿也不露,仍然是笑意盈盈,她说:“如此,便多谢公子了。” 藏歌拱手道:“姑娘客气。我还有事,必须回家一趟,姑娘一切自便。” 话落,他起身离开别苑,想来是寻兄不遇,赶回藏剑山庄了。 冷非颜送到门口,在心里骂娘,不过是看着顺眼,想弄到手玩玩,没到想如此费时费力。 不过这里倒是绝对安全,这里是藏剑山庄的别苑,就算有人查到燕子巢的蛛丝马迹,一旦查到这里,也是不会再深究了吧? 冷非颜便没急着离开,闲暇时候四处逛了逛,发现书房里面有好些信手画就的武功招式。她很好奇,问别苑总管:“这些是藏公子所绘吗?” 总管早就得到自家公子嘱咐,待她如贵宾,当然是有问必答:“回姑娘的话,这都是公子信手涂鸦,他虽不喜练武,却偏偏喜欢参研武功招式。但小人不管武功,所以具体是些什么,也说不上来。” 冷非颜点点头,作无意状翻看那一页又一页的纸张。 这是针对各门派招式的一些破解功法,不少地方都说得有理有据。冷非颜当着总管不好细看,待到了晚上,方重新潜入书房,借着月光细细查看。 藏歌于晋蓟古道几番来回,始终没有对她有半点疑心。因为任凭是谁,也不可能相信藏锋的死,会跟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子有关。可她是冷非颜,她是在孤儿营三年之后,就没有教官敢单独与她交手的冷非颜。 如果不是左苍狼侥幸,她会是踏着三百多具尸体,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人。 慕容炎所求的,最强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