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8章 门户

第8章 门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八章:门户

    慕容炎虽然是燕国二皇子,但是并不得燕王宠信。单是上次宫宴之上,左苍狼已经看得出来。但是其中原由,知道的人却不多。当年慕容炎的母妃,是宠冠六宫的容婕妤。彼时后宫无主,容婕妤统领众妃,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仅有头脑,更有野心。是以对慕容炎从小管教得几近严苛。慕容炎小小年纪,已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燕王对他也极为宠爱。这一段时日,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他会是将来的储君。

    慕容炎与右相姜散宜的女儿自幼玩在一处,关系十分密切。眼见两个孩子青梅竹马,姜散宜自然顺水推舟,请太后懿旨,为两个孩子赐下婚约。

    然而月有阴晴圆缺,正当所有人都在等待容婕妤封后、慕容炎被册立为储君的时候,山戎部起兵攻燕,连取数城。慕容渊连派三将,三战败北。最后朝中竟然无人敢自请出战。

    当时嫔位仅是经娥的李妃自荐其兄出任主将。李家出战山戎之后,捷报频传,慕容渊龙颜大悦,朝中李氏宗亲却开始拉拢朝臣,游说慕容渊立李妃为后。

    李妃育有皇长子慕容若已成年,如果立她为后,就等于定了皇长子为太子。

    容婕妤久得圣宠,待下面的妃嫔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。一时之间,方寸尽失。而这时候,与山戎作战的李家停滞不前,粮草开销对于当时的大燕来说,无疑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慕容渊无奈之下,册立李氏为后。宣旨当天,容婕妤大闹承光殿。慕容渊一怒之下,赐下毒酒,令其自尽。这本是盛怒之下的一记警钟,容婕妤的性情他再了解不过,若不下重药,定不会服软认错,不知还要平生多少波折。

    谁知当时,宫中一见此昭,人人皆以为容婕予大势已去。李皇后派自己的心腹,待旨意一下,立刻对容婕妤灌下毒酒。

    待慕容渊处理完封后事宜,前往容婕妤的彰文殿时,容婕妤满面乌青,形如厉鬼,尸身早已凉透。而僵冷的尸体仍然指爪如钩,死死握住慕容炎的手。

    慕容渊与自己年仅五岁的儿子对视,没有人知道他在这个孩子的眼睛里看见了什么。但是从此以后,他再也不曾看过慕容炎一眼,再也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而曾经最有望成为太子、承继大统的皇子,一夜之间跌入尘泥。还未成年便早早迁出宫闱,直到如今仍然没有封号。在朝中也没有任何官职。

    这是燕王的一块心病,没有人敢触这片逆鳞。时日一长,终于也没有朝臣再提起这位皇子。昔日容华烟消云散,留下一段宫闱秘事,后来人都不再感叹。

    从别馆出来,慕容炎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,神色平静。左苍狼跟在他身后,长街静谧,不见人影。慕容炎笑着说:“当时我只有五岁,可是我记得她头上的每一粒珠翠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没说话,慕容炎突然停住脚步,身后埋头跟随的她整个撞在了慕容炎的背上。那背脊铁壁一样,左苍狼捂着鼻子,眼泪都要流下来。慕容炎回头看她。在朦胧不明的夜色之中,他长衣萧萧,身上暗香忽远忽近,飘浮不散。

    左苍狼如见神魔,不由退后了几步,好半天,别找话题,说:“殿下至今仍未成亲,是因为姜丞相有悔婚之意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自然。以王后的为人,一旦我的兄长登临帝位,岂会有我的活路?谁会愿意将女儿嫁给一个朝不保夕的皇子呢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不知道该说什么,慕容炎轻声说:“什么都不必说,陪我走这一段路。”

    一个五岁的孩子,失去了母妃,失去了父王的宠爱。在冰冷深宫之中,要忍受多少屈辱,经历何等险象?他没有说。左苍狼点点头,两个人一前一后,行走在夜半无人的长街。风露沾衣,残月相随。

    是夜,大燕皇宫。慕容渊批着折子,困意袭来,他趴在龙案上,闭目小憩。不过片刻,竟然入梦。梦里又回到当年的彰文殿。那宫殿奢华,色调浓烈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一身华艳,坐在镶满珠宝的贵妃椅上,右手紧紧握着她儿子的手腕。他缓缓走近,沉着脸叫她的闺名:“野苹。”

    然而没有回应。他拨开那一缕青丝,就看见那个女人垂着头,面目早已青紫,黑血染透了胸口大片地方。乌青的脸,黑色的指甲,像是怨毒的千年女鬼,只要一点声息,就会将她惊醒。

    那个孩子抬起头,他在死去的母亲身边,任由她死死掐住他的手腕。安静,沉默。像是被怨鬼附身的妖魔。下一刻,就会撕开人皮,露出血淋淋的真身。

    “野苹——”他突然又叫出这个名字,然而睁开眼睛,只见满殿烛火生辉,摇曳成影。

    更漏声声,慕容炎只觉得手腕隐隐作痛。似乎又回到当初,那个女人死死握住他的手,那双美丽的眼睛慢慢地布满血丝,变成血一样的红。她的嘴唇变色,黑血染在牙齿上,恶心而肮脏。她死死扣住他的手,将他拉到眼前,鼻尖轻触他的脸:“这就是弱者的下场。你看清楚,这就是弱者的下场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