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7章 贡女

第7章 贡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女 大燕的皇宫,铜门鎏金,兽首衔环,门口一对朝天犼,天家威严展露无疑。左苍狼忍不住左右张望,慕容炎轻声说:“低头!”她赶紧低下头,旁边的温砌听见声音,转头向这边看来。慕容炎说:“下人不懂规矩,让温帅见笑了。” 温砌看了眼左苍狼,确实只是个半大孩子,他微微点头,露了个浅笑。虽是军旅杀伐之人,却透出一股儒雅的书卷气。身为一品武将,却并没有盛气凌人的架式。 一路随着朝臣入了宫,燕王在长定殿设宴,款待西靖使者一行。文武朝臣皆有列席,以示隆重。慕容炎的席案离燕王较远,王后居凤座,太子慕容若居于燕王右首,温砌陪坐于左边。 距离太远,左苍狼看不清王后的面容,只看见她头上华丽的珠翠,在明堂中散发出璀璨的珠光。白衣粉裙的宫女蝴蝶一样开始上菜,有乐师奏乐,舞姬披花着锦,翩跹起舞。融融宫宇之中,一派歌舞升平之象。 燕王起身,与西靖使臣朱大人饮了一杯酒,说:“使者远道而来,如传青鸟之信。此一樽酒,愿西靖皇帝陛下永安,大燕与西靖同心同德,盛世永传。” 朱大人饮了这杯酒,满面红光,神采飞扬:“皇帝陛下听闻燕国多美人,临走时特命本官带五百美女回靖。燕王不会舍不得吧?” 燕王年过五旬,与慕容炎有几分相似的五官隐隐可见少年时的俊秀。闻听此言,他略略犹豫,半晌勉强笑道:“得皇帝陛下垂青,是燕国之幸。岂有推脱之理?” 朱大人合着舞乐打着拍子:“燕王明白就好。陛下仁慈,燕王贤能,西靖与燕国,才能骨肉连筋,世代和平。” 燕王微笑与他同饮,额上却有青筋跳动——又是五百燕女。每年燕国送到西靖的女子,被西靖皇帝牛羊一般随意打赏,命贱如蝼蚁。他看了一眼朝中诸臣,诸臣俱都低头饮酒。老天保佑,征召贡女这种绝对会被骂成狗的事,千万不要落在我头上。 燕王与朱大人又对饮了一杯,曲子换了一支。朱大人侧耳细听,突然冷笑:“此曲何名?” 乐师并不停止拨琴,冷冷地回答:“葛天氏之乐第八阙,总禽兽之极!” 朱大人悖然大怒,摔杯而起:“燕王,我奉皇帝陛下之命,为靖燕两国长治久安而来。你竟然派人如此羞辱本使,是要与我西靖交战之意吗?!” “葛天氏之乐,本就是咏天地草木、五谷丰登之曲……”燕王正耐心解释,那乐师却冷笑:“西靖人以上国之势,享我大燕供奉,却屡屡派兵犯我边境。屠我百姓如屠猪狗!你们若是不行禽兽之事,如何会以为与禽兽同?” 殿中一片寂静,朱炆清怒极反笑:“燕王,这就是你们燕国对待上国的礼仪吗?” 燕王犹豫,沉声道:“大胆狂徒,拉出去,杖毙!” 那乐师并不惧怕,凛然道:“我死有何惧?只可怜我大燕满殿重臣无一骨节矣!秋蝉未僵,犹自高鸣。奴颜称臣作太平!” 朱炆清笑了:“此人虽言语无状,倒生就一副正气模样。表皮忠烈,不知骨节是否刚硬。燕王不如当堂施刑,也教我等一观燕人骨节。” 燕王扫视百官,旁边一人站起,怒目而视。朱大人凑巧认得:“原来是温砌将军,温将军莫非有异议?” 燕王沉吟不决,朱大人笑容渐冷:“怎么,有人诋毁辱骂上国,燕王这般迟疑不决,难道是认为其言之有理?还是根本就是有人授意?燕王,我皇帝陛下若是得知此事,而燕王放纵不理,恐怕是会不高兴的。” 燕王看了一眼温砌,低声说:“坐下。” 温砌双手握拳,咬了咬牙,却缓缓坐下,燕王示意当堂施刑。 木棍打在人身上,发出沉重的闷响。一个人要被生生打死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血肉飞溅,骨头断裂的声音让人胆寒。那乐师先前硬挺,后来却惨嚎起来,满地打滚。朱大人哈哈大笑中,卫将军温砌离席而去。 左苍狼双手紧握,她也想走,并不是没有见过杀人,但是看一个忠义高洁之士惨叫哀号,绝不是件愉快的事。 可慕容炎不能走,她也只能看着。乐师的血肉溅了一殿,左苍狼却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都缩回了心脏,四肢冰凉。 满殿文武早都没了食欲,胆小的早已开始呕吐。 殿中人的死,是一场对所有人的酷刑。等这一团血肉再无动静,燕王脸色阴晴不定:“拖下去吧。” 朱炆清却笑吟吟地站起身来:“等等,燕王,本官远道而来,且让我看看燕人骨节。” 燕王不明白,朱炆清抽了侍卫的刀,当众挑开那乐师尸身上的衣服,一刀插入他腹中,用力一划,血水满地,肝肠外露。 满殿俱惊,朱炆清哈哈大笑,以刀划破其膀胱,致其血尿齐流:“未见骨节,这副心肝倒是可以下酒。” 殿内一片安静,不少大臣面色都变得极为难看。自有侍卫上前,用草帘裹了那尸身,拖将出去。殿内自有人以水冲洗殿堂,又洒以香露,掩去血腥。 宴罢之后,慕容炎从殿里出来,左苍狼跟在身后,胃里肺里都是冰凉的。大将军温砌站在梅树下,旁边停着以草帘裹住的尸首,抬出来时肠子还拖在地上。 慕容炎走过去,拉开草帘,对左苍狼说:“看一眼他,这才是……锦绣之下的家国。”左苍狼真的看了一眼,那血淋淋的血肉,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淋下来,让人自梦中骤然惊醒。 这才是真正的大燕国,浮华之下狰狞的真相。列强欺压、百姓流离,家不成家,国不成国。 如果国富民强,她爹就不会无钱求医,生生病死。她不会因为一两银子被献给山神,在山林之中变成野人。她娘如今,也不知道怎样。原以为只要爹爹不死,自己就不会是孤儿。 而如今,国之边框已被铁蹄践踏,里面的人都将是孤儿。 她第一次想到这些,突然觉得惊痛。 慕容炎伸手,合上乐师的双眼,起身看温砌,说:“大将军没有保护好大燕国啊。”那个从戎十几年的武人温砌低下头,沉默。 旁边有人说:“二殿下,您袖口沾上血了。” 慕容炎看也没看,说:“壮士碧血,留着吧,大燕所剩无几了。” 话落,转身离开,左苍狼回头,见温砌依旧站在尸身旁,背影寂寥。 次日,燕王令太子征招美人五百,准备随朱炆清一行前往西靖。百姓闻听,纷纷仓促嫁女。大燕男子一时之间供不应求。而五百美人,一时竟难以征集。 太子慕容若无奈之下,下令凡适龄女子,不论婚否,一律抓捕候选。整座晋阳城都在啼哭。 朱炆清一行离开晋阳城那一天,百姓沉默聚集。五百名燕女被绳子捆住手臂,连成一串,经南校尉营,过武庙,出旱西门。有兵士用鞭子赶着,如驱牛羊一般,离开晋阳城。 慕容炎策马走在队伍后,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叟抱住他的马镫不松手:“官爷,官爷您放了我的孙女吧,我儿子前几年打仗死了,媳妇改嫁,现在就这么一个孙女啊……” 他一哭,后面许多人都跟着哭叫起来:“官爷,我孩子还在吃奶,离了娘非饿死不可啊,您放了她吧!” 冷非颜和杨涟亭都站在人群中,没有上前。左苍狼上去拉开老人。他死死抱住马镫,手被划破,在慕容炎的马镫上留下一道血痕。 贡女已出城,渐渐去远。哭声仍未歇,响彻晋阳城。千里送亲去,不得见君还。从此以后,天涯无信,身若飘萍。 当天夜里,慕容炎带着左苍狼直接去了城内的别馆。冷非颜跟杨涟亭在喝酒,见他前来,忙起身相迎。 慕容炎在上首坐下,看着跪伏于地的两个少年,半晌缓缓说:“当年,我从大燕各地收罗了三百七十个孩子。”三个人都是一怔,他继续说,“除了阿左,其他人都曾经历过死亡。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你们活下来,幼苗成林,一世安泰。但是如今的大燕,缺的不是百姓,而是可以扭转乾坤、翻云覆雨的英才。大燕已经病入膏肓,我收容你们,并不是想要救人,而是想要拯救一个国度,一个王朝。” 三个人一脸惊愕,慕容炎说:“话我已说明,今夜若你们仍对此事心怀怨怼,当可自去。” 没有人起身,冷非颜轻声问:“主上作此言,是有问鼎之意吗?” 慕容炎说:“如今我势微,本不应有此意。但是自古天家大位,争与不争都不由人。我只能说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我必许你们一个盛世太平!” 盛世太平。 三个孩子都是孤儿,濒死之时被慕容炎从各种收罗而来,三百个孩子里面,挑了三个。若不是这样国势衰微的大燕,谁愿流落街头? 少年们眼中泛着异样的光芒,慕容炎微笑:“我三杯吐然诺。” 冷非颜叩首:“非颜愿效忠主上,主上必会成为大燕一代明主。” 杨涟亭神色严肃:“若非奸臣当道,杨家也不至于满门被斩。涟亭无能,但愿重整河山,匡扶圣君。” 三个少年郑重其事地跪拜。重整河山,匡扶圣君。浣花洗剑,不忘初心。 慕容炎的神色竟然也渐渐严肃,他轻抚三人头顶,温柔而悲悯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