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章 贡品

第1章 贡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品 天还没亮,白丫头从梦里惊醒,她揉揉眼睛,就看见几个村民推门进来,把正在床上“睡觉”的爹爹用草席卷起来。母亲在低声地哭泣,她跳下床,走到母亲身边。村民把父亲抬出去,也没走多远,就在村口的山脚下挖起了坑。 白丫头走到被草席卷裹的父亲身边,伸出小手推了推他,然而他并没有醒来。她仰起小脸,看向身边的娘亲,奶声奶气地说:“娘,爹怎么还不醒呀?” 她娘哭得说不出话,旁边有人告诉她:“你爹死了。” 白丫头歪着脑袋,问:“死了是怎么了?”没有人说话,有人抬起她爹,放进挖好的土坑里。白丫头走到娘亲身边,原来死了,就是埋起来了吗?她小声问:“娘,我们把爹埋得这么深,爹睡醒了怎么出来呀?” 一直低泣的娘亲突然抱住她,放声大哭。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她娘拉着她往回走,她回头又看了一眼那已经填好的土坑,仍是懵懂。 刚回到家里,村里的杨婆婆就来串门。她坐在门槛上,只听杨婆婆跟她娘低声说话,隐约是什么“这样的灾年,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,家无余粮的,怎么过活……”“以你的姿色,要嫁人不是难事,只是这带了一个孩子,终究是件麻烦事……” 她不过五岁多,半懂不懂,但是隐隐还是有点明白。第一第等杨婆婆走了,她跑到她娘身边,抓住她的衣角:“娘,你别把我送人,明年我去跟大人们学打猎,以后我养活你!” 她娘抱着她,泪如雨下。 村子里越来越多的人得了怪病,咳嗽、发热、痰里带血,不久就会死去,然后被埋进土里,或者烧成一堆灰。 村长召集大家议事,说天降灾厄,定是人行不义之举,激怒了山神。村民早已吓怕了,这里虽然临近大燕国都,但是朝廷早就自顾不暇,若等官老爷们来管,只怕村子里的人早已死绝了。 求人无用,不如求神。于是全村决定祭祀山神。 村子南边就是南山,有山神庙,庙旁边有一口奇怪的洞,深不见底。进入其中的村民都再没出来过,村中祖辈传说洞里连通着阴曹地府。 祭祀山神的时候,只要把三牲五谷往庙里一摆、童男童女往洞里一扔,便算是尽了心意。只是好好的儿女,谁愿意用来祭神?久久没有人出声,村长站得高些,望着村民们道:“选中谁家孩子,补贴一两银子。” 白丫头牵着母亲的手,站在人群中间,完全不知道这是干什么。旁边有小孩拿了木棍跟她玩,她躲在母亲身边,和小伙伴捉迷藏。不一会儿,母亲带她回家,呆愣了半天,给她换上新衣,重新梳头,还扎了根红色的头绳。她扎进母亲怀里:“娘,等我长大了,我会孝敬你的。” 母亲的眼泪滴到她的头发里,冰凉冰冷的。门砰地一声被踢开,村长带人闯入,把她从母亲怀里扯出来,往肩上一扛,世界颠倒。她挥动手脚,大声喊:“娘!娘!” 女人双手捂脸,肩头抖动,不肯抬头。她虫子一样扭动:“你骗我,我讨厌你!”母亲哭得更凶,扛着她的男人用力敲她的头:“老实点!” 她吃痛,眼泪一串一串地落:“娘,如果我爹没死,他一定不会用我换一两银子的吧?”女人双手抱头,痛哭。她不再说话了,死真不是个好东西,死了就没有了,就再也没有了。 白丫头拼命地扭动着身体,然而那点力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几个村民把她用绳子捆上,布团塞嘴,用箩筐挑了,去往山神庙。另一个筐里挑着同村的小男孩,也是被捆成了麻花状。白丫头唔唔地想跟他说话,他却是一直哭,根本没有看她。 村长和众人在山神庙里不知道在说什么,村民们时而跪拜,时而低声祝祷。然后有人提起两只箩筐,白丫头只觉得眼前一暗,还来不及叫一声,就被倒进了山洞。 一路下滚,前面的男孩拼命地挣扎,然而声音只在喉间。白丫头用力呸出了嘴里的布团,低下头拼命地咬男孩双手之间的绳索。男孩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冰凉的游动。她奶声奶气地问:“喂?你这里是什么东西……” 男孩没有回答她,他的身体开始还拼命抽搐,后来慢慢的就一动不动了。她满嘴是血,终于咬开了他双手之间的绳子,满意地推了推他:“喂,你可以动了!” 然而男孩没有动,从他的衣领里,一个花花绿绿的脑袋探了出来,嘴里咝咝地吐着信子。 她张大嘴巴,想叫却叫不出来。在无边的黑暗里,那东西冰凉的、滑腻地在男孩的身体里游动,它们吃空了他整个身体! 那头黑狼把她从山洞里拖出来的时候,咬伤了她的脚。可她竟然没有感觉到痛。她只是呆呆地坐在洞口,看着面前这条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“大黑狗”。 村民们经常前来祭祀,山中野兽都知道这个洞里经常会有吃的东西。那头黑狼把她从洞里拖出来的时候,正遇上另一群野狼。 独眼的黑狼与群狼撕咬搏斗,她像是突然清醒过来,磨断绳子,拿起村民抬贡品的扁担,胡乱耍了一通,大声喊:“喂,你们这群家伙,以多欺少,算什么好汉?哦不,算什么好狗?!” 树上的乌鸦都翻起了白眼。 凶恶的独眼狼最终打跑了前来夺食的狼群,也许是吃饱了,并没有再管她,而是拖起一只野狼的尸体,离开这里,往大山深处走去。她也不觉得怕,只是看了一眼孤独的山神庙,从这里向下望,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那个村庄。她抽抽鼻子——我爹死了,你为了自己嫁人,也不要我了,我恨你,我再也不理你了。 她跟着独眼黑狼,往大山深处行去。 山里真好玩,不用做家务,不用浆洗缝补,没有整日啼哭的母亲。她玩了一天,很快天就黑了。 暮色入林,她站在林间,四周没有光亮,也没有声音。不,有声音,那些咝咝的,爬进同伴衣服里的,带花纹的,冰凉的……她双手抱头,惨叫,大哭。 她采摘小动物们吃过的蘑菇,摘虫子咬过的水果。独眼的黑狼就住在旁边的石洞里,周围长满茂盛的野蔷薇,萱草接天。 独眼狼又凶又坏,经常呲着牙吼她,她只是觉得这条黑狗好凶,难怪主人不要它。可我不凶,我娘也不要我了。她蜷缩在旁边的石洞里,有狗看家,死也不走。 她把树枝磨成长矛,用牛角和牛筋做弓。她学着做捕兽夹,扒开其他猎人做的陷井,看看有什么玄机。 山里真好玩,她吃过有毒的蘑菇,上吐下泄差点没死过去。她遇上老虎,腿上被抓下一块肉,流着血蹲在树上一天一夜。她遇上蛇,吓得哇哇大哭,嗓子哑得好几天发不出声音。 山里的夜晚真可怕,连风扫树叶都能听见。 她害怕夜晚,天光让人觉得安全。 山中无岁月,可时间却一直在流逝。她猎到的猎物越来越多,那头独眼狼发现了,经常到她的洞穴里偷偷拖走她剥完皮的猎物。她发怒,指着它鼻子大骂,它也会呜呜地对骂。慢慢地她明白一些意思。比如示警,比如威吓,比如撤退,比如召集同伴。 她学会用陷井猎杀野猪的时候,身边已经有七八只狗。黑的、浅棕的、深灰的,带杂毛的,各种颜色都有。有些是发现她有吃的一路跟来的,有些是太小失去母亲,她投食喂养的。 这些家伙会把猎物赶进她布的陷井里,然后她剥皮,取走自己需要的。它们开始进食。 她救助困在山中采参客和猎人,为他们指明出山的路。从死人身上拿走刀、剑、弓等武器。每次看见尸体,她都会不高兴。 但是她一直在捕猎,身边的狗越来越多了,她需要足够的食物。狗儿们开始习惯跟着她,不会靠近,远远地卧在草丛里,只剩两只耳朵偶尔竖起转动。 这一天,她猎杀了一头成年老虎,狗儿们吃肉,她剥皮。山中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,她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,所有的狗儿都躲入深草中。 一群数十人,身穿白衣轻甲,马儿都是极为神骏的黄骠马。她隐在蔷薇花藤里,只见遍地萱草,野蔷薇遍地盛开,绿草花海之中,一个人正以绳索套取野马。 衣袂飞扬,他如同月夜之下魔鬼的影子,畅若疾风。野马长嘶,惊动狼群,他抬头,向这边望来。 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他抬手一指,周围数十人望过来,看见一片茂盛的花藤。 人群向这里逼近,她躲入石洞中,有人惊呼:“狼!有狼!” 她挽了弓箭,仔细聆听外面的脚步声。可是并没有什么脚步声,眼前强光突来,她一惊,只见一张漂亮得近乎华丽的面孔。手里的箭已离弦,那人伸手接住,拨开花藤,两个指头拎了小小的她。 “什么东西?”手里毛绒绒的一团,他表情嫌弃,声音却极动听。这样近的距离,她看见他柔软轻薄的黑衣,那不同于她见过的任何衣料,上面带着精致的暗纹。她皱皱鼻子,闻到好闻的香气。 身边有人不确定:“孩子?还是猴子?”好像是个孩子? 他仔细打量她,真脏,一脸嫌恶地拎远:“你现于山之东隅,又与苍穹野狼为伴,就赐姓左,名苍狼。”他随手将她扔给侍卫:“和那些孩子一起,活下来就留着。” 侍卫已经击退狼群,将她抓到水边,好一通洗。 彼时野蔷薇开得如火如荼,萱草绵延,花叶接天。他站在银链般的溪流旁边,用丝绢擦手,那手指修长光洁,温润得令人晕眩。她低下头,看见水里清晰地映出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,随水纹一起,一圈圈漾开。 这个人……是山神吗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